程问看着居兴安,脸上还挂着笑。

  荣月等人一个个面有警惕。

  “凭什么?”

  居兴安没说话,郑秋才看向程问,沉声开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和我们可是没有一点交情。”

  “以前都在一个院子里长大是没错,但是当初你也没少和我们作对,怎么,这才几年没见,就这么健忘了?”

  郑秋才这么些年里面一直在做生意,虽然也是卖过不少的面子,带人赚过钱,可也没那么菩萨心肠,见人就带。

  更何况,眼前程问这个人的人品有问题,而且现如今他毫无半点价值可言。

  要说之前带着柳昆玉,一方面是看重居兴安的面子的话,另一小部分的原因,则是因为柳家尚未倒台,是以多少还可以借点力气。

  但是真要说起,程问已经基本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这一点,哪怕是比段昌茂都要差了不少。

  段家再差,还有一个跟着江浙李为民的大秘段海超,而眼下的程问非但是要能力没能力,要背景没背景,他本身更是一个十足的不稳定因素。

  难保带着做生意做到一半,就干脆利落的把人给卖了。

  真的亏损起来的话,八成又是一个大坑。

  “凭什么?”

  程问听到这个话,笑了笑,眯着眼睛,盯着郑秋才,冷冷一笑:“秋才啊,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啊。”

  “我现在可没和你说话,我问的是居兴安,问的是居家三少,你好端端的插什么嘴?”

  程问冷眼以对,郑秋才眉头一挑。

  居兴安正要回绝,不曾想柳墨眠此刻径自坐到了居兴安跟前的沙发上,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随后看着居兴安,笑着开口:“兴安,程问好歹也是我们朋友,小时候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就算是以前真的有矛盾的话,那也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嘛。”

  “现在大家都长大了,他遇到了麻烦,我们能帮的自然是要帮一把的,我知道你从小到达都是热心肠,这个事情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柳墨眠眨眼笑着,看上去豪爽的不行,说话的语气中,那股子大姐大的味道,更是丝毫不加以掩饰。

  旁边位置,一些个认识居兴安,但是不认识柳墨眠的人,大都是冲着这边看着,听到柳墨眠说出去的话的时候,更是下意识的露出一副惊讶的神情。

  这群人里有不少人就曾花了不少的心思,想办法结实居兴安,但是不曾成功。

  旁人眼中的居家三少,大抵是有些不好说话,乃至于有些不容易接近。

  也许你和他面对面的时候,他会对你讲礼貌,但是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言谈无忌,更是不意味着就能从中得到好处。

  柳墨眠说话声音不小,显得有些刻意。

  她对着居兴安说话的时候,也能感觉到周围人投来的各种羡慕的目光。

  羡慕的是她能够这么和居兴安说话,而居兴安不生气,同样也羡慕她在居兴安跟前的话语权。

  这种来自于各方的眼神,让柳墨眠很是享受,在此之前,每次她要让居兴安帮忙的时候,往往都会特意选在一个人多的地方。

  如此一来,乘着居家三少的名头,柳墨眠也是从中获得了足够的虚荣。

  “你为什么想帮他。”

  柳墨眠一开口,居兴安沉默片刻,叹了口气:“总该有个理由。”

  话头松了。

  听着这话,郑秋才攥了攥拳,忿忿不平的端了一杯水灌了下去。

  孙晚晚摇着头,陆子昂和荣月靠在椅子上,没吭声,毕方正有心说话,可被郑秋才拦了下来。

  刘咣咣哼了一声,表达不满,可声音也不敢太大。

  武诗蓝坐在林亦身旁的位置,她看一眼林亦,一只手不着痕迹的抓住了林亦的手腕,担心林亦在这个时候站起来做些什么。

  “墨眠姐说的话,居兴安就没拒绝过。”

  武诗蓝低声对着林亦开口:“不要在这个时候让兴安难做人。”

  这是提醒。

  武诗蓝带着林亦过来,纯粹就是希望能够和林亦聚聚。

  之前居兴安不止一次提到林亦,再加上武战军偶尔打电话回去,也对林亦颇为想念。

  当初林亦给他们的印象可是极为深刻的,最难能可贵的是,林亦还得到了刘唐国的认可。

  现如今远在白楠的刘唐国,当初在燕京的时候,威势不小。

  毕竟,能和居家结亲的刘家,能量十足,刘唐国也曾为封疆大吏,要不是时运不济,现如今的刘唐国地位自会不凡。

  和林亦多加亲近,有机会可以多多走动这个事情,刘唐国也曾几次提起。

  “理由很简单啊。”

  柳墨眠听着这话,拍了一把程问的肩膀:“我们是朋友,朋友有难,求到我了,可不就得帮衬一把吗。”

  “而且兴安你不知道的,程问自尊心挺强的,本来他走投无路,都死活不肯开口找人帮忙,这一次要不是真的没路了,怕也是不会开这个口。”

  “所以,帮个忙,而且也不用给他太多。”

  说到这里,柳墨眠停顿了一下,又把身后站着的柳昆玉给拉了过来:“就和昆玉差不多就行了,我怕他们赚太多的话,对你这边也不公平不是嘛。”

  “而且他们也不是白拿,有什么能让他们干的,可劲儿吩咐就是了。”

  柳墨眠大大咧咧。

  后半句话说了等于没说,纯属客套。

  而且一句话就要让程问拿的和柳昆玉一样多,这么里里外外,怕又是成百上千万的数字。

  至于她说的“不公平”三个字,却是实实在在的让郑秋才心底一阵怒气翻滚。

  “以后可就有劳三少劳心了。”

  程问笑了笑,面上毫无波动,却又是同时看向那边的泰源,语气真挚:“这一回还真的得感谢一下泰源哥了。”

  “下次有空,我请你吃个饭,想吃什么尽管说,想去哪玩也直说就是,费用全报销。”

  程问哈哈一笑。

  程问这话一出口,荣月等人的脸色俱是一变。

  倒是柳墨眠还在那里和泰源、泰哲那么一众人在那里笑的正欢,好似感觉解决掉了一个麻烦的问题。

  泰源闻言正要寒暄,说点什么。

  毕竟,随着程问视线移转,这么一下子,周围正注意着这边动静的其他人,也是一下子冲着泰源看了过去。

  这些人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打起算牌,考虑如何去结交泰源和柳墨眠,如此可以得到亲近居兴安的机会。

  亦或者是,有些不明所以的人,在感觉居家三少似乎挺听柳墨眠和泰源的话的时候,倒是感觉他们比居家三少居兴安,身份背景来的怕是要更加惊人和厉害。

  如此一来,使得居兴安这边的毕方正等人,他们在众人心底的地位,无形中,一下子低了不少。

  各方心思不一,倒是让泰源莫名露了一把脸。

  “三少替你出面,你感谢这个泰源,是不是脑子被驴给踢了?”

  程问刚刚说完话的时候,就有一声饱含几分怒意的声音传来:“要是脑子被踹了,我可以免费的帮你踹回去。”

  “真是把你自己的脸皮丢在了地上,越活越回去了不成!”

  众人寻声看去,就看到那边,沉着脸正朝着这边而来的男人。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之少年仙尊,都市之少年仙尊最新章节,都市之少年仙尊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