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这一切,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但是当鹿鸣湖看着手机上的计时器的时候,这才猛然惊觉,一切过去,也不过才十秒的时间!

  十秒的时间,那个海州林大师便就如他所言,直接破开了这个夏之阵!

  夜夏浑身是火的飞了出去,随着他摔打在地上,他身上看上去极为可怕的火焰,也是瞬间消失不见。

  没有真正的给他造成多大的伤害。

  众人眼中,那漫天的火雨,随着少年破开夏之阵之后彻底不见,非但如此,在那个少年从夏之阵出来,踏入秋之阵的时候。

  他身上的火焰也在以可见的速度,收敛进了他的体内。

  如火一般的头发也重新变回了漆黑的颜色,少年整个人再次恢复成了最初的那副样子,内敛之外,更显有几分锋芒毕露。

  “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连破两阵。”

  总管微微叹息:“这要是换我上去,怕是都没他来的那么迅速。”

  “尤其是夏之阵,这人分明就是以他自己的火焰硬生生的把整个夏之阵的阵法火焰给悉数浇灭。”

  “此等手段,通玄了。”

  总管的话语不小,这话落在居家老爷子的耳中,让他不免又朝着那边的居兴安看去。

  居兴安始终如一的盯着林亦的方向,从那个海州林大师进门而来到现在,居兴安似乎压根就没再朝着居家这边看来。

  或许是因为之前居家老爷子的一席话,让居兴安有些心灰意冷。

  但是居家其他人,此刻看向居兴安的时候,内心深处的想法,却是有些不一而足。

  在此之前,居兴安这个居家三少的位置,怕是会无法保住。

  但是现在,随着那个海州林大师,神威大展,是以居兴安这个居家三少爷的位置,非但是可能保住,更是可能会被直接选为居家第三代的家主的培养人。

  如此一来的话,居兴安今日非但无祸,反倒是从中得到了天大的好处。

  这个世界,实力为尊。

  尤其是那个海州林大师,刚刚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亲自为居兴安站了台,同时他也强势的直接找居家老爷子要了居家老爷子的承诺。

  为敌,亦或者是让居兴安成为第三代家主候选人。

  两个选项。

  放在之前去看,这个话语大抵是让所有居家人感觉到可笑,但是随着海州林大师的实力不断地展现出来,这个话语,非但不显得他有多么的自大,更是反衬出,这个海州林大师所拥有的底气。

  他这是真真正正的有能力与居家为敌的家伙,而居家却对于这个海州林大师的来路,摸不清楚。

  敌明我暗。

  居家情况不容乐观,而且就目前看来,居家虽然有三品指玄的总管坐镇,可是那边的海州林大师连续破开春与夏之阵,此等能耐已经超过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

  就算是他们此刻看向那边的总管,往日里面对什么事情都可以一笑置之的总管,此刻的脸色也早已没了最初的那种笃定与自信。

  夏之阵破灭的时候,热浪往这边袭来,总管凝聚起来的劲气屏障,面对着那些极高温度的火,都没能抵挡住。

  更是有人感觉,那个海州林大师,说不定能比总管的实力还要强大?

  这个念头在不少人的心底升起,可是无人敢去说。

  居家一下子沉默了下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考虑,万一这个海州林大师真的逼着居家老爷子答应了他的条件,他们该怎么样去和居兴安搞好关系。

  “这是秋之阵。”

  夜秋站在秋之阵的阵眼地方,看着入阵而来的林亦,神色之间不免多了几分恍然和惊叹:“你的实力着实超乎我们的想象。”

  “无论是过了春之阵,还是过了夏之阵,你的强大有目共睹。”

  “但是秋之阵与前面两个阵法完全不同,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既是收获,就意味着有着足够强横的生命力。”

  他话语说完,整个秋之阵内,地面翻滚,不多时候,便就是出现了一丛丛的麦浪。

  麦浪的麦穗随风而起,滚滚如同一片金色的海洋。

  那些麦浪不断地生长,越长越是茂密高大,整个空间都被渲染成了一片金黄的颜色。

  “这片麦浪,便就是秋之阵。”

  夜秋声音干脆。

  林亦朝着眼前看去,秋之阵的空间本是不大,但是此刻看着眼前的麦浪,却好似无边无际一般。

  那些金黄色的麦子,连带着将周围的空气都染成了一片淡淡的金色,明明是下午时分,但是此刻一眼看去,偏偏给人一种日落黄昏的感觉。

  “就是这些?”

  林亦单手轻轻一捻,手中当即出现一抹劲气长剑。

  随后林亦轻挥而去,劲气长剑纵观而出,横扫往前,锐利的劲气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转眼之间,便就是横扫了一丛丛的金色麦浪。

  而那些被劲气切割下来的麦浪落地之后,却是再次重新生长。

  它们越长越多,越长越是繁茂,丝毫没有受到林亦刚刚那一抹劲气的影响。

  “这些麦浪的实质还是劲气,每一丛麦浪实际上蕴含着五个五品金刚的劲气所凝化而成的屏障,这么多的麦浪,相当于数万个五品金刚凝化而成的屏障。”

  夜秋淡淡开口:“之前你破开春之阵,用的是防御的姿态,而这个秋之阵,本身就是防御的阵法。”

  “它会始终存在,你寸步不可进,否则的话,你可以试试。”

  “你只要切割开一丛麦浪,后面的麦浪便就是会重新疯长而出,而你想要往前,同样也是无法走动。”

  夜秋说话的时候,林亦正要迈步往前,然而跟前的麦浪已经长到了足足两米的高度。

  眼前无路,身后亦是无路。

  林亦劲气翻滚,长剑而去,斩一丛,还不等他迈步,那些被切割开的麦浪,就已经争相恐后的再次出现在了原有的地方,

  当真是无穷无尽,无法灭绝的感觉。

  整个秋之阵内,所蕴含着的根本不是攻击的阵法,而就是单纯的困人之阵。

  以所有的劲气,凝化成无数的屏障,层层叠加,硬生生的要把人给耗死在里面。

  “这怎么出去啊。”

  “地上走不动,天上呢?”

  旁边有人见此一幕,刚刚提了一句,忽而就看到那些疯长着的麦浪,在长到一个高度之后,以盖顶之势,从林亦头顶上方压了过去。

  如此看去,整个麦田都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每一束麦浪,都是形成牢笼的一根钢铁。

  那些层层相交的麦浪,很快编织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网。

  “想要破开秋之阵,单单有劲气是不够的,除非他的劲气足以逆天,否则的话,强行破阵,只会伤筋动骨。”

  林北寻坐在那里,安静的等着。

  之前林亦破开夏之阵的时候,给他的触动很大,不过那毕竟是因为那个海州林大师有火之体格的缘故,所以林北寻稍稍惊讶之后,心情就平复了下来。

  现在看着那不断生长着的麦浪,看着被麦浪彻底淹没的海州林大师,此刻林北寻内心不免多了一些惬意的感觉。

  “他怎么不用刚刚的那些火?”

  鹿鸣湖忍不住问了出来:“之前那些火,一看就是这些麦浪的克星啊。”

  “只要他把那些火,就那个火龙一放出来,这麦浪再多也没用,全都被烧成灰烬了。”

  听着鹿鸣湖的话,林北寻不置可否,摇了摇头:“他确确实实可以用那个火来过这一阵。”

  “但是我想他不用的原因无非两个。”

  “要么是使用那些火对他的消耗太大,所以他现在无法使用,毕竟以纯粹的火之力,硬生生的达到了夏之阵可以承受的极限,再将夏之阵整个给破开这种事情,没有一些消耗,是不可能办到的。”

  “这种破阵的手段,在此之前,我甚至都没听说过,也根本没想到会有人敢如此的疯狂。”

  “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

  林北寻叹了口气,以他的认知,就算那个海州林大师是火之体格,可是想要以纯粹的火之力,硬生生撑爆夏之阵,那也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偏偏这个事情发生在了他的眼前,这事儿要是传回了上品林家,说不定上品林家里面会有人对这个海州林大师产生几分兴趣的。

  所以林北寻感觉,这个海州林大师不用火,是因为刚刚消耗太大的缘故。

  “这倒是,刚刚那些火焰也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鹿鸣湖闻言点头:“而且夏之阵也着实是厉害的不行,这个海州林大师就算是实力再强,他也应该禁不起那么恐怖的消耗。”

  “不过你说的这个只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什么?”

  鹿鸣湖满是不解,他相信海州林大师消耗巨大,可是总觉得,还不至于到连一点点的火都用不出来的地步。

  况且现在看去,那边的海州林大师,除了最开始用了两道劲气之外,就全然一副放任麦浪生长的样子。

  他整个人已经被麦浪彻彻底底的给遮掩了起来,那些麦浪生长的速度更是可怕,最关键的是,整个秋之阵内,丝毫没有半点令人不安的气息泄露出来。

  那里就像是一方极为宁静的土地。

  宁静到让人联想到墓地。

  对。

  就是墓地。

  “还有一个原因,可能就是这个海州林大师想要试阵吧。”

  林北寻淡淡开口:“从他进入春之阵开始,到后来的夏之阵,他似乎对这个阵法有点兴趣。”

  “如果不是因为他力竭,用不出来那一团炽热的火龙,那么剩下来的原因,就是他故意不用。”

  故意不用?

  试阵?

  听着林北寻的话,鹿鸣湖面色一呆:“不是吧,是不是你们这些很厉害的人物,都有一些特殊的爱好?”

  “他现在这个情况之下,很有可能就会葬身于此了,他居然还有心情试阵?”

  “这要是玩砸了,可不就直接留在里面了?”

  说到这里,鹿鸣湖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哦,不对,这个秋之阵好像没有半点攻击的迹象,所以他也不会真的受伤?”

  “因为不会真的受伤,所以他就有了试一试的底气,反正到最后,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再用火,那也来得及嘛。”

  鹿鸣湖说到这里,话才说完,就听到林北寻淡淡的声音。

  “秋之阵确实不会主动攻击,但是它最厉害的地方却是在于同化。”

  同化?

  鹿鸣湖有些不解。

  林北寻眯起眼睛,看着那边:“所谓的同化,就是吸收。”

  “植物的生长需要从土壤中汲取养料,而秋之阵的维持,除开可以用四季长阵提供的劲气支持之外,也可以从入阵之人的身上,去汲取和吸收他们身上的劲气。”

  “你可以把这个阵法理解为一颗巨大的树,树的根茎就是要插在入阵之人的身上,只要是有半点劲气溢出,便就是会将这些劲气给吸收入阵内。”

  “之前那个海州林大师两次斩断麦浪,麦浪都急速生长起来,用的不是阵法之内的能量滋养,而是同化了他使用出的劲气。”

  “这个阵法最危险的也就是这一点,寻常人入了阵内,越是无法挣脱,便就越是强行打算离开。”

  “他们失去的力量,都会被秋之阵拿过去,作为填补阵法的养料。”

  “而就算你站在阵法之内,什么都不做,你身上的劲气,依然是会在不知不觉中,被秋之阵给吞噬。”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秋之阵,单从这一点来说,那个海州林大师,此刻已经陷入了极度危险的境地。”

  “可能,他还不知道?”

  林北寻说到这里,摇了摇头,话语中微有几分嘲弄。

  至少现在看去,秋之阵内的海州林大师,依然是没有半点走出来的迹象。

  倒是那些麦浪,正在一丛接着一丛的疯长,在那个秋之阵的黄昏之下,整个阵法内,充斥着的都是一片死寂的气息。

  “真是……可怕。”

  鹿鸣湖闻言,有些艰难的开口。

  有了林北寻的指点,鹿鸣湖再次朝着那边的秋之阵看去的时候,目光中已经多了畏惧。

  这种匪夷所思的阵法,要不是林北寻讲解,鹿鸣湖打破了脑袋都想不通。

  看似平静的秋之阵,实际上才是真正择人而噬的怪物。

  “怎么没动静了。”武战军站在那里,看着前方的秋之阵,当即眉头皱起:“这个秋之阵,看上去比之前的夏之阵和春之阵来的都要简单才对啊。”

  “里面都没人动手的,就算是斩不断,一丛丛的用手拨开,走过去不就行了?”

  武战军看不懂,陆子昂等人同样是一头雾水。

  那边纵横交错的麦浪,已经彻彻底底的将海州林大师给包裹在了里面。

  现在朝着那边看去,根本就看不到一点点人的身影。

  偏偏里面此刻也看不出来有任何的劲气波动。

  一切安安静静的,那些麦浪随风摇曳,就像是从来没有人踏入过其中一般。

  安静的可怕。

  “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武诗蓝对林亦有着极大的信心,但是眼前这一幕,还是让她有些拿捏不准的感觉。

  “要不然……我去看看。”

  她犹豫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秋之阵,看上去还是比较平和的,虽然武诗蓝也知道,这个秋之阵绝对有着不为人知的危险。

  但是她见着那边半天没有动静,心底不由得有些焦急,更是按捺不住心底对于林亦的担忧。

  “先等等吧。”

  居兴安摇摇头,眉头紧锁:“他应该不会有事的。”

  居家这边的人同样是望着,今天这个海州林大师给他们这些人带来的惊讶着实太多。

  只是这一刻突如其来的静谧,又实在是诡异的很。

  眼前的麦浪已经长到了顶,整个秋之阵内,最高的一束麦子足有六七米的高度,纵观连横之间,更是让秋之阵看上去像是一个巨大的草垛。

  现在,那个海州林大师便就是被困在这个草垛之中。

  繁复的麦浪随风飘摇,空气中能够嗅到一些麦子的麦香味道。

  “他怎么没动静了?”

  夜夏咳嗽一声,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的时候,看着秋之阵内,面露几分不解:“不应该啊,这个小子,能用火把我的夏之阵都给直接烧了,没理由会在这个时候停下来。”

  “他似乎是在等什么?”

  一边的夜春有些不确定,她的春之阵被破开,索性她的伤势并不严重,只是有些力竭,此刻虚弱的很。

  “这个海州林大师的手段层出不穷,谁知道他又在打什么主意,不过这样的人,要是能够加入我们夜星的话,对于我们夜星而言,可真的是一个巨大的助力了。”

  夜春不免有些叹息与感慨。

  往日里面,她作为夜星最强的四人之首,向来都是眼高于顶。

  而今日碰到这个海州林大师之后,夜春这才发现她的渺小与可笑。

  就算是祭出了最为强大的春之阵,在这个海州林大师的面前,依然是不堪一击。

  要不是这个海州林大师留了手,现在的夜春恐怕早已身死。

  “之前我邀请过,他没答应,否则的话,凭着他当日击败了罗人武,他就可以直接从我们夜星,进入神月了。”

  夜夏说到这里,面色一阵复杂。

  旁边的夜春和夜霜以及夜雀同样是一副沉默的样子。

  不到二十岁的神月?

  这要是传出去,该引起多么大的风波。

  根本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

  而且神月那个层次,远比夜星来的强大。

  “这倒是我之前忘记考虑了。”

  夜春苦笑一声:“我来的时候没时间去查看这个人的信息,只是知晓他对我们夜星的人动了手。”

  “现在按照你这样的说法,我们就算是输了,好像也没太过丢人。”

  “只是,不知道神月会不会将他破格选拔进去?”

  以往的神月都是从夜星这边吸收进新人的,就像夜春,等她什么时候能有指玄境的修为,说不定就可以得到进入神月的机会。

  除此之外,神月虽然也会去找寻一切强者加入,但是那种条件实在是太过苛刻,鲜有人可以越过夜星,直接入神月。

  “应该不太可能吧。”

  夜夏闻言摇摇头:“神月他们,大概还不至于为了一个海州林大师破例才对。”

  “你也明白,神月的审核有多么的严格,至于加入神月的机会,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夜春点头,对此不置可否。

  海州林大师的威名虽然不小,实力更是强劲,但是在他们看来,想要破格进入神月,怕还是有些不够。

  秋之阵内,麦浪依旧。

  夜秋眉头死锁,作为秋之阵的阵眼,他可以感觉到整个阵法的劲气波动。

  看着眼前郁郁葱葱,已经是发展到了最强状态的秋之阵,夜秋心底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安。

  “秋之阵吸收了春之阵与夏之阵遗留下来的劲气能量,此刻又快要生长到了巅峰的状态,没理由再输的才对。”

  “而且那个海州林大师,此刻也是已经被麦浪彻底吞没,在这个情况之下,他哪怕是再次用出夏之阵的火龙,怕也是难以从阵法之中脱离而出。”

  “为什么,我还是感觉有些担心。”

  夜秋说不出来那种不安来自于什么地方。

  在他的感觉中,眼前的秋之阵已经将所能够利用的能量,悉数用在了生长之上,那些层层叠叠耸立起来的麦浪,更是一道道强劲的壁垒。

  此等壁垒之下,那个海州林大师,根本无从突破。

  毕竟,这些秋之阵内的麦浪,都蕴含着无数劲气,这一眼看去,所有的麦浪,实质上都是循环不息的生命。

  海州林大师就算是可以斩断一丛,但是下一丛的麦浪依然会迅速生长,这就是生命的力量。

  在夜秋内心不安的时候,在他感觉到整个秋之阵,已经接近圆满,所有的能量,悉数化作了麦浪的生机,形成壁垒,达到力量最强的那个瞬间。

  始终平静的麦浪深处,终于是有了少年淡漠的声音。

  “现在,是最强的状态了?”

  “那么,就开始吧。”

  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之少年仙尊,都市之少年仙尊最新章节,都市之少年仙尊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